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民声通道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573|回复: 1

怀念父亲(下)

[复制链接]

138

主题

0

好友

838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发表于 2015-3-28 15:06:59 |显示全部楼层
怀念父亲
口述  宫锡嶺    代笔   何万志

六、最满足的回报   偷着乐的晚年
     父亲母亲大半生的艰难困苦得到了圆满的回报。父母晚年是幸福的,常和人夸耀他们的8个儿女是8棵大树。看着他们的八棵大树在风雨中全部成才,孙辈的20棵小树茁壮成长,每当逢年过节,特别是每年八月初八日父亲的寿辰,儿孙们聚在一起,挤得满屋满院,父亲母亲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。
     父母的晚年物质生活算不上极大丰富,可是在他们看来早已是小康了。家里有余粮,饭厨里有吃不完的鱼肉,穿的是儿女们给做的可身的裤褂。父亲总把儿女们给的好酒摆在靠山柜上,什么精装的西风,高档的芦台春,优质的剑南春,一是自我欣赏,二是显摆给别人看。母亲有个专用橱柜,里面装满了麦乳精、黑芝麻糊、豆奶粉,还有香蕉、苹果、桔子、大柿子------侄女们来看望二老时,总是开玩笑:“爷爷的名酒专柜参观完了,再看看奶奶的‘百宝箱’吧!”逗得一家人哄堂大笑。
    父母晚年手中的零花钱始终比较充裕,实际上最多也不过几千块钱,总觉着自己是个大财主。邻里老人们一旦手头紧巴需要接济,父母总是慷慨解囊,热情相助。
     父亲晚年留下了太多的故事,在此择其二三以表对父亲大人的追忆:一是念念不忘老子地位。1992年我在县城里安了家。有一次父亲来城里住,我的朋友看到后热情地上前打招呼:“大伯,跟着儿子来了。”父亲立马纠正:“你错了,是儿子跟着我。”回家后又再三叮嘱我:“你在外面要这样说,现在我跟着爸爸,老家二哥跟着我妈。”我只有面带笑容,满口答应。
     二是念念不忘勤俭持家。无忧无虑,丰衣足食并未使父亲有半点奢侈,有时还节省得不能让儿女们接受。放着新鞋舍不得穿,旧鞋穿坏了去修一下,后来竟自己打补丁。孩子们给买了漂亮的大铝壶舍不得用,放着欣赏。自己动手用麦乳精罐制作烧水筒。经劝说无效后,我只好偷偷地把旧鞋和烧水筒扔掉,然后再假装疯魔地和父亲一起找,结果可想而知,父亲只能穿上新鞋子用上大铝壶。
     三是念念不忘大男子主义。耄耋之年还不忘给母亲讲课,诸如三从四德、夫唱妇随、逆来顺受等等。母亲反驳说:你唱了一辈子,我随了一辈子,我什么时候能翻身哪?凭什么我总是逆来顺受啊?父亲听了大为不悦。更好笑的是大哥寄钱来,父亲全部收入囊中,占为己有,当母亲反对时,父亲还拿出汇款单,有理有据有板有眼地说:你来看看,收款人写的是宫秋堂,有你的名字吗?真是让人啼笑皆非。
     父母晚年也常打嘴架,甚至爆发战争,等我们一回家都争着抢着当原告。不过大多判决是父亲的证言证词不予采信,诉讼请求不予支持,以使原被告地位趋于平等。父亲见母亲人多势众,只得认输。其实二位老人一路走来,饥寒交迫,生死相依,彼此恩爱,心心相印。他们的诉讼战争无非是在足以依赖的儿女面前耍点孩子脾气,添点生活情趣罢了,如有担心,纯属多余。
   母亲没有文化,从未出过远门。一生去过最远的地方一共两个。一是1963年闹大水,作为灾民去霸县大宁口。二是来城里我家。但是母亲孝敬祖父,关爱儿女,通情达理,勤俭持家,坦率直言,开明大度。绝无自私任性,大局观念很强。母亲用一生的付出维护着父亲的形象。应该说,有了母亲这个“班副”的甘做陪衬,任劳任怨,才使父亲这个“老班长”更加形象丰满,可亲可敬。
   最难忘的是最后一次给父亲剃头洗澡。父亲去世的前天上午,我和大姐给父亲剃头,当时父亲已卧床好长时间,时而明白时而糊涂,也不认识家人。父亲看着我和大姐说:“你这俩剃头的还挺干净啊。”剃后脑勺儿翻身时,父亲又笑着说:“你俩真个别,剃头还带翻个儿的。”听着父亲的话,我们心里五味杂陈。给父亲擦澡时,发现父亲腿部多处淤青,轻轻擦揉后很快消失。过一会儿又慢慢出现。我和大姐都很害怕,我们感到父亲的生命可能将走到尽头。
       1997年农历三月初八日父亲去世,享年84岁。1998年农历五月廿一日母亲因患大面积脑出血相继去世,享年80岁。二位老人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七、父母教诲永不忘   和谐美满大家庭
      一眨眼,父亲离开我们已整整18个年头了。
      在这18年中,我们后继有人,成长健康,队伍更加壮大。8棵大树都成了老树;20棵小树早成了大树,当年的小虎(群虎)变成了老虎,小外甥马肉(马汉臣,儿时很胖,父亲叫他大马肉)也近而立之年。下面的小小树我已数不清有多少棵,也不能一一地说出他们的名字,只好给他们起个外号便于记忆。
      在这18年中,兄弟姐妹团结一心,互敬互爱,情感不断加深。父亲生前曾对我说:“你们要把你哥你姐当老人看待,他俩人对咱这个家贡献忒大了。”父亲人远离而去,可老人家的教导儿女们都“铭刻在脑子里,融化在血液中,落实在行动上。”父母不在了,我们视大哥如父,视大姐如母。我们没有忘记,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,大哥人在营口,心在老家,节衣缩食,倾其所有,帮助父亲挑起家庭重担。在那“一挂蒜儿”的日子,是大姐带着我们推磨推碾子,给我们烧水做饭缝补衣裳。就是受了别人欺负也是大姐呵护着我们。有一次,一个邻村的小男孩欺负二哥,比二哥才大两岁的大姐像个大侠,把那坏小子追到家里炕上教训了他。
      在这18年中,不管家中大事小情,大家争着出钱出物出办法。没有一人当滑头动心眼。诸如大哥、二伯、二婶、二伯家大嫂4人都是在营口去世,在料理回乡入土葬礼时,兄弟姐妹都视为己任,主动付出。事后处理礼金物品时,你推我让死活不要。让我和二哥大伤脑筋。
      如今,我们也走进了偷着乐的年代,在兄弟姐妹相聚的日子里,一次又一次重复着父母生前的故事,追忆着父母生前的形象。 父亲母亲养育了我们,恩情比天高,比海深,永远说不完,最后用四句话献给父母,作为儿女对父亲母亲永久的怀念:
      父亲母亲老大人,
      八个孩子养成人,
      艰难困苦平常人,
      儿女心中是完人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民声通道    

GMT+8, 2017-10-21 03:33 , Processed in 0.131803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